公告
如果喜歡我的圖歡迎你右鍵,不過請先告知,但是請私底下分享發廚就好,請不要放到部落格或專業分享,如果真的想放專業,麻煩請附上網址,謝謝配合(敬禮)

藍天  

 

 

*劇架空、GO2後期妄想、角色崩壞可能、微量菲天

*菲視角。

 


 

 

在屋頂上的那片天空是那樣的藍,就和那天一樣

 

「那麼,菲要保重喔,我一定不會忘記的」眼前的天馬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著,我將要回到屬於自己的時代去了,或許在也見不到面了也說不定

 「恩、天馬也是跟你在一起的這段日子很開心,那麼……再見了」我走上車對著這些一起奮戰的夥伴揮了揮手,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激和不捨車子發動了,慢慢的離地面越來越遠,天馬雙手舉的高高的揮著一邊追著車,說著的話太遠了聽不大清楚,我打開車窗往外對著大家揮手,直到看不到了之後我才靜靜的坐下來,抹去臉上的淚,回去之後要展開新的生活了,心裡那樣的期待著記得那天的天空也是這麼清澈

 本來一切都應該和想像中那麼美好的自從second stage children對黃金國的宣戰落幕的時候,我們統治世界的野心也逐漸淡去,如果說是被天馬那份單純影響那一點都不為過,放下對人類那份敵意之後我們成為了正常人,注射了那個由黃金國研發出來消去超能力的疫苗,沒有那份特殊能力之後的我們就跟一般的小孩一樣,每天早上起床、梳洗、吃早餐之後出門去學校和大家一起去上課

 「超能力者耶,好恐怖喔!」SARU座位旁的一群學生用著調侃的語氣說著

「我們現在已經不是超能力者了SARU淡定的繼續看著他的書,靜靜的看著

「快用給我們看看阿,你們引以為傲的能力,怪物!」

「你們這群殺人犯,憑什麼跟我們一起上課?好噁心喔

SARU還是沉默無語,任憑他們隨意的批評,即使是平常被同學惡作劇,SARU也什麼都沒說,獨自默默的做著幫自己善後的工作

 走廊上遠遠的看見一個少年用雙手撐在地上,另一個女孩子護著他似乎正在對著旁人咆哮

「你們這些下賤的人類,只不過偷襲成功就自以為是了!有種衝著我當面來啊!」女孩對著圍觀的人咆哮

「沒關係啦,不要理他們了」少年按著額頭轉過去對著少女說

「吵死了,怪物!你們已經沒有那種恐怖的能力了,囂張什麼啊?」

「閉嘴!是超能力者又怎樣?誰想淪落成跟你們一樣啊!」走近一看講話的人原來是隊上洛可,而倒在地上的人則是同為隊上的尤奇洛可小心翼翼的扶起尤奇,轉過頭狠狠的瞪著所有人

 「我心愛的梅伊亞今天還是這麼美麗

「討厭,基里斯也是阿

他們一如往常的放著令人無法直視的閃光翹掉所有課的他們依畏在公園的長凳上,沉浸在屬於他們的小世界裡,路過的人把他們當成不良學生,不時露出厭惡的表情投射在他們身上,但那些冰冷的眼光,對於我們也只是家常便飯了那種名為學校的地方不適合美麗的我們,他們這樣說著

有時候我們會一起聚到學校的屋頂上,在那裡我們才能夠稍微從束縛中解脫,就像是待在FEDA一樣令人感到安心,但是每天每天上來屋頂的人卻日趨減少消失的人都像梅伊亞和基里斯一樣翹課在街上到處亂晃,有些人乾脆離開了學校去找個工作什麼的,自從FEDA解散了之後,我們幾乎成了一盤散沙,不知道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印象中那個最像家的地方,已經不在為了我們這種怪物而存在了

今天在屋頂上的只有我和SARU,天空一樣藍的很遙遠

SA、不對薩琉你受傷了嗎?」SARU的臉上貼著一大塊的沙布

「這没什麼

「可是……看起來蠻嚴重的」我擔心的想上前看看傷勢SARU卻突然站了起來

「我們以前不是常常作戰嗎?這些皮肉痛都只是小事……」我仰望著SARU,陽光直射在SARU身上刺眼的睜不開眼睛,就像以前一樣,站在最前面的SARU總是耀眼的無法直視

「然而心中的傷卻永遠都治不好」我聽不太懂SARU的意思,只是愣愣的望著那徬徨的眼神,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帝王

SARU說過流星拚命的燃燒自己的結果只有墜毀,明明人們誇讚他的美,卻在他燃燒殆盡墜落之後將他一腳踢開,成為了不起眼的石頭,再也沒有人會注意但是當小而美麗的流星,成為了傷害世界的隕石的時候就會被世人記得我們的美麗,儘管是憎恨的美,也不願意成為令人唾棄的小石頭所以短命的我們變成了隕石,像世人宣揚我們的美但是最後我們還是成了令人唾棄的石頭,獨自活在荒野中苟延殘喘的留下憎恨的眼淚

 傍晚十分,我回到了自己的家在末日之戰中我找到了我唯一的親人,也成了唯一有親人的人,雖然FEDA的同伴們都很為我高興,但多少製造了些距離感

「不好意思,請你給我機會!」爸爸對著視訊的人激動的說著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辦法錄取你,請你去別的地方找吧」語畢,訊號消失了爸爸垂下頭,那喪氣的表情烙印在我的心裡揮之不去我呆愣在門口,默默的看著,過了幾分鐘之後我才吐出一句話

「我回來了……

「菲,你回來啦」聽到我的聲音,爸爸慌張的抬起頭,那樣有精神的表情和上一秒簡直天差地遠

「又被拒絕了嗎……

「菲你不用擔心,爸爸會好好努力的,下次一定可以」爸爸將我拉進家門,充滿正面字詞的話語令我搞不清楚是在安慰我抑或是安慰他自己

「果然還是因為……

「不是的!這和菲沒有關係!」

「是嗎……」原來我們在人們的眼中是厭惡到這種程度,就連相關的人也捲了進來被強迫貼上"怪物"的標籤說不在意這絕對是騙人的,爸爸用著極度擔心的神情直盯著我,我將房門關上後無力的躺在床上

「這樣不就又回到以前那段孤單的日子了嗎……?」閉上眼睛,便能看見的那些片段那個年幼的自己獨自關在房間中,等待救贖的那段日子

 隔天早上,梳洗完畢之後看見躺在沙發上累得睡著的爸爸,視訊的螢幕清楚的浮著替爸爸蓋了條毯子之後便準備岀門,踏岀家門前回頭望見了媽媽的相片,媽媽笑容還是好溫暖

 「今天還是會過著一樣的日子吧」今天沒有進到教室而是直接來到了頂樓

「天氣真好」自己是什麼時候習慣抬頭望著那抹藍的呢?總覺得只是看著就好安心的感覺,只是伸手也無法觸摸到那股寧靜爬到頂樓最高的地方坐了下來,鐵絲架上的天空比起平常隔著鐵絲架所眺望的天空更加的無邊際,彷彿所有事物都能包容的寬廣

所望及的那片藍天就像那個人一樣,或許是將眼前的藍與那個人連上了也不一定

再次抬頭仰望那天空之後,便將自己獻於藍天之中

 

 

<完>

 


總覺得自己打出來的東西好中二...(掩面

明明已經老大不小了阿Q口Q

一直在猶豫SARU的名字.....(倒地

 

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闇♥剎那
  • 看到差點哭出來QAQ
    SARU淡定看書那裡一整個可愛的讓人心疼
    尤其是受傷那裡,害我哭哭
    有種可以體會所謂的『打在公身,痛在婆心』的感覺(閉嘴
  • (拍拍
    那句話的意味完全不明阿!!!
    saru是個堅強的孩子

    橘子 於 2013/04/20 17:27 回覆

  • 闇♥剎那
  • 就是『打在公身,痛在婆心』(根本沒解釋
  • 意義完全不明
    如果你所謂的痛是痛在菲身上的話那麼是有的.....

    橘子 於 2013/04/21 14:31 回覆

  • 闇♥剎那
  • 是我會痛啦!!

    saru不捨菲離開的表情是如此可愛,心疼:((
  • 扯哪去了啦!!!和我一直想說我文裡面有嗎!?(笑

    橘子 於 2013/04/23 16:31 回覆

  • 正 太 控 ★〞
  • 诶?菲....最後怎麼了?
    我常常看不懂太深奧的東西(喂
    是哪群混帳敢欺負SARU 沒看到人家是帥哥嗎OAQQQ(X
  • 嗯...最後菲怎麼惹想留給大家想像wwww(自己不想寫就說
    帥哥到底XDDD(笑倒
    嗚喔喔喔~我也好想去關愛SARU!!!!

    橘子 於 2013/04/24 16:31 回覆

  • 正 太 控 ★〞
  • 給我自己想的話是跳樓XDD(X
    『正太不能打 帥哥不能打 SARU不能打。』
    這就是萬物生存的法則(不是
    SARU是拿來關愛和胚摟的OAQ (X
  • 那就當是這樣吧~(別隨便
    saru真好~有那麼多人關愛(笑
    那麼下次就不能悲劇他了...我怕大家打我(裝死

    橘子 於 2013/04/25 15:3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